台灣根本不需要設計師。

大學畢業以後,五月一日這天,公司放假,我們戲謔地笑著,原來設計師也是勞工。是的,我們是勞工,許許多多的設計從業人員,你,以及我,我們每天在責任制的環境裡辛苦加班,在每一份報價單上與敵方採發來回攻防,為了COSTDOWN在設變中無盡輪迴,在上一輩成功人士口中的努力工作自我提升,領一份扣完房租所剩無幾的薪水。你知道嗎,"產業需要轉型"。 雖然這句話,我們的政府已經說了十年。

「為人民服務」的包浩斯理念太過遙遠,一直以來,我們總處在產業鏈裡末端的位置,我們眼睛看著國外,希望有一天能做出那樣的原創性、藝術性、社會性、公益性設計。國外重視設計美感所俱有的產品獨特性,源於長遠的文化素養,由於公司的顧聘成本高,他們傾向與個人設計師、小型工作室及設計公司合作,許多自由工作者,一年僅需數十個案件,便能擁有不錯的生活品質。但你知道的,台灣的薪資水平,早已倒退十六年,每間公司可以輕易的用22K的薪水雇聘設計科系畢業的大學生時,美工或設計師的區別早已不重要,堅持哪裡被需要?

這十年來,轉型仍舊只是口號,設計與創意成為企業流行用語,從製造代工往研發創新的方向前進,像一條到不了的路。我們可曾想過,我們的政府以經濟大旗,給予諸多財團產業免稅優惠(促產條例租稅優惠),高漲的物價彷彿視而不見;不願提高最低薪資、卻以企業22K實習方案,讓年輕人的薪水再也回不去;補助工業用電之電價,卻在每每人民出來抗議核電廠興建時,恐嚇民眾;但每當企業需要土地建廠房時,協助財團賤價徵收農地卻又異常有效率(大埔事件)。我們的國家政策是向著財團傾斜著,在每個經濟利益掛帥的政策背後,產業像溫室裡的花朵一般,不停說著調薪、缺電、自由貿易等等,會造成多大的後果,GDP逐年成長,但被犧牲的卻往往是這個國家裡,最為沈默的老百姓。產業還會轉型嗎?你問。當我在陳文龍演講時提問,台創在產業轉型時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時,他說他認為產業不應太快轉型,應該多多加強產學(免費)合作讓學界與產業接軌時,多年的失望情緒逐漸放大。

設計師,你為什麼不生氣?在上海工作的朋友說,許多台灣的朋友到大陸的(台商)公司工作,領的是只比台灣多一點的薪水,沒日沒夜加班依舊。後來另一位朋友運氣很好,進到外商公司工作,待遇成為兩倍,也幾乎不加班(當然有加班費),緊急情況需要週末進公司時,老闆還會問他說,需要跟他一起待在公司嗎?朋友問他,會想回來台灣嗎?他只淡淡的說,他回來了,能幹嘛?對阿,回不去了。朋友問我,當一個RCA的畢業生在台灣只能領三萬塊薪水時,你還會選擇留在台灣嗎?我沈默了。我們努力著,能夠靠自己的能力在這塊土地上活著,努力相信著設計終有一日能改變世界的夢想,充實著自己才能具有競爭力,卻在每個繁忙至精疲力竭走出公司的夜晚,問自己,究竟為了什麼工作,為了什麼活著。有些朋友們選擇離開這條路,選擇開了間小小的咖啡店過生活,然後默默忍受上一代人說著小確幸的冷嘲熱諷,七年級的草莓族缺乏抗壓性,年輕的夢想像燃著希望的火苗,卻在每個夜晚被現實的冷水澆熄。你,為了什麼選擇設計?

flywind4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Why Design Education Must Change?
為什麼設計教育必須改變?
Don Norman | 26 Nov 2010

flywind4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
flywind4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「言.己.心.意」- from your heart 三人聯展
12/05~12/19 蛙咖啡 松江店 (台北市松江路69巷5號)

flywind4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早晨醒來,走到客廳竟覺有些冷,打了個哆嗦,原是陽台最右邊那扇窗,玻璃掉了下來,萬幸並沒破掉。

flywind4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十度感傷


flywind4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